鲫雯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探索 >

我的前半生 才变成现在这样的

我的前半生 才变成现在这样的

时间:2024-03-01 14:04:11 来源: 作者:admin

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中,商场收货部经理老金,到底值不值得被罗子君选择?大家一致认为,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细节是,在老金看到罗子君穿的那件高档风衣要和他去见朋友时,就明显露出了不满。

但事实上,老金“当真不能嫁”的依据,除了他面对唐晶,关于“职业规划”的问询,那一种支支吾吾的不自然;还有当贺涵帮罗子君搞定工作时,老金的脸上没面、大发雷霆……老金其他的种种缺点,其实早在自己的生日宴上,就暴露无遗了。

细节,从来就是决定全局的。

老金对子君上下班接送的“体贴”,为她做家务、关心平儿,这些事无巨细的“低成本付出”,却掩盖不了老金“当真不能嫁”的事实!

自卑感:子君的消费习惯,跟那件风衣一样惊讶到他

老金的生日宴刚开始时,老金还是挺“憧憬”的,他和罗子君在餐厅里坐着,等着子君的朋友唐晶、贺涵的到来。

(本文创作者叶澜依free,抄袭无耻)

老金略显尴尬地对罗子君说,自己上一次过生日,还是三十岁的时候,他好像不太习惯,这种充满仪式感的活动。

罗子君呢?不停地给老金宽心,说过生日嘛,就是找个由头,大家坐在一起聊聊天而已。

可是老金的“自卑”,还是从一开始就暴露了,他怯怯地问罗子君,你们以前过生日都在哪啊?那个唐小姐,主要是来这个地方,是不是档次有点不够高啊?

罗子君并没有正面回答老金这个问题,她笑了一下说,唐晶不是这种人,吃路边摊和吃山珍野味,对她来说都一样,罗子君劝老金,不要太介意了。

然而事实上,老金他就是低自尊的,罗子君是他在经济范围内,自认为“能够涵盖”的女人,可是,唐晶是一个十足的职场女强人,之前在车上问他未来的职业规划,就让老金很“接不住”了,所以他便是胆怯自卑的。

吃饭的时候,他们讨论起一个话题,那就是唐晶的外派香港要不要去。

贺涵提了一句,说下个月,自己会去香港出差,问罗子君要不要一起去探亲?罗子君的眼神里,瞬间有了光芒在闪亮。

罗子君的这种“兴奋”,被唐晶一语道破,说她还是不要去了,之前每次去香港,恨不得中环所有的店都要扫荡一圈,不吃饭不喝水,直到拎不动为止……而唐晶的这一番总结,在画面镜头给到老金时,观众又一次明显地看出了老金眼里的自卑感。

香港中环是个什么地方?大家都知道那里的奢侈品荟萃,罗子君可以几万几万地买到停不下来,这跟老金打扮朴素,开个破普桑的形象大相径庭。

事实上,罗子君的妹夫白光,在一次偶遇老金时,也证实了罗子君曾经的生活奢侈:

那是因为她离婚了,被甩了,以前她看得起谁呀?她前夫外企高管,住酒店行政层,出差坐商务舱,年薪百万,我问下,你开什么车?你最好去换一辆,人家以前,那是非宝马不坐的!

一个内心充满自卑感的人,只有在面对他能“覆盖”的领域时,才会相安无事,而一旦超过他的理解范畴,他就驾驭不了了。

老金原本以为,子君不过是一个漂亮的、离异单身妈妈,但是罗子君的朋友圈和罗子君曾经的生活,都远远超过了他的预估范围,这让老金有了一种对子君的未来“负担不起”的抬不起头和危机感。

低涵养:聊天时不在一个阶层

老金的生日宴上,唐金、贺涵、子君和老金一起吃饭时,老金其实只是默默地坐着,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说话,只有一句:服务员,再给添点水!

当时大家在讨论唐晶的香港外派问题,罗子君拼命暗示贺涵,要把唐晶留下,唐晶又话里话外地说,香港那边,会把她的生活标准都安排的很好。

贺涵呢,同样以一种精英的姿态,对唐晶的选择做出了评价,他说,唐晶这次去香港,可以解决事业瓶颈期的问题,回来就能跳过当中复杂的环节,直接晋升合伙人,那么还是挺值得的。

三个人聊得火热,只有老金尴尬地在那儿坐着,后来他起身给大家倒水说,你们说,香港啊什么的,都挺重要的,我就为你们服务好,把蛋糕切好。

老金为什么会把自己陷入这种尴尬场面呢?因为老金自己从来都不去考虑,自己职业规划上的问题,所以才一句都聊不上来。

唐晶曾经问过老金,有没有想过他和子君的未来?可是在老金的想法里,大概只有和罗子君结婚才算是未来,却没有想过,他该怎么为了罗子君,规划一下自己更好的职业生涯。

很多女生,在选择另一半的时候,都要求男方“有上进心”,这个“有上进心”被直接曲解成了“拜金”。

然而,生活中的绝望却是,一个人积极向上地在努力,另外一个人却选择了平庸度日,比如打游戏,看电视,喝酒打牌……所以贺涵才会告诫罗子君,他现在的样子,就是你未来婚姻里的样子。

老金自己的生日会上,因为职业规划上的空白,而显得气场全无,主角好像变成了贺涵。

大家一起在聊天,老金却成了那个,喊服务员帮忙倒水,以及切蛋糕、分蛋糕的人。

这个略显卑微的画面,连罗子君看到,都有些尴尬,彼时他是她的男朋友,看起来却更像是一个男保姆!

唐晶曾对罗子君说过,结婚又不是买冰箱,觉得合适就买了,一段好的亲密关系里,两个人是需要共同成长,相互成就的,而不是进到一段关系里,另一方就停止了成长,得过且过。

这样浑浑噩噩的状态,曾经罗子君和陈俊生是那样,如果罗子君真的嫁给了老金,老金也会是那样的,那种让人窒息的不上进,我想,其实是老金一直以来,不求上进的样子,已经让罗子君从内心讨厌了,而在老金的生日宴上,这种反感暴露得更为明显。

自负:贺涵买单,老金的愤怒

老金,还是有几分“自负”在身上的,老金过生日,唐晶带去了蛋糕,贺涵则去结了账,等出去取车的时候,老金一把拉住贺涵,要把饭钱还给他。

贺涵说得很自然,你生日,我什么东西也没带,我请大家吃顿饭也应该的,要不下次,你再请大家吃一顿?

可是老金不乐意了,他对贺涵的回应中,虽然带着客气,也带着立场,他说,我知道这顿饭钱,对你来说,也不算什么,可这是我的生日,你来付钱,这是瞧不起谁呢?这钱你要是不收下,我就不让你走!

特别是老金最后一句,“你要是不收下,我就不让你走”,还有几分威胁的语气,将近半百的老金,能气呼呼地说出这样的话,感觉让人十分好笑!

其实老金对金钱的自卑,以及对其他精英人士社会地位上的“矮几分”,都是刻在骨子里的,但这是他的生日宴,他怎么能让贺涵抢了风头呢?

在老金看来,贺涵为他的生日宴买单,就是在抢他风头,他的确没有贺涵有钱,但他一定能自己付这顿饭钱,不能给贺涵得瑟的机会!

毕竟,之前老金为了帮罗子君,解决转到企划部的工作,跟自己的单位领导争到脸红脖子粗,而贺涵一句话就轻松解决,已经让老金的面子很挂不住了。

而自卑的尽头就是自负,老金坚持自己买单,其实是对贺涵“多金优秀”的深深愤怒,而产生的一种折射,因为到了他们人际关系相处的最后,老金还是冲贺涵喊出了“你有钱了不起啊!”的这一句“真话”。

如果说,老金坚持让贺涵买单是硬撑,那么老金在还不知道,唐晶唐小姐经济实力的时候说,你们三个一起坐我的车,那就是“硬撑塌方现场”了,因为唐晶唐小姐轻松地指了指自己的宝马,说我有车,老金一看唐晶开宝马,立马又怂了半截。

这就完全说得通,为什么老金在子君面前小心翼翼地说,我真的已经尽力了,从有钱日子到过苦日子,可能会委屈你;可是当他带着子君要去参加朋友聚会,又对罗子君说,你赶快换一件,我的朋友都是普通人,不然人家以为,老金怎么搭上了这么个富贵太太!

跟这样的人相处,其实是很可怕的,老金的内心一直在自卑和自负,两个档之间跳来跳去,当他以为子君不宽裕,他就以为可以去追求、去拿下,可他发现子君的经济和社交圈,已经超过了他所能认知的范围,他又觉得自己如此渺小。

他今天能对贺涵发怒说,你这不是看不起我吗?他就能明天在娶了罗子君之后,在家里跟子君发怒说,我们是普通家庭,你再这样穿金戴银,到外面搔首弄姿,你这不是给我丢脸吗?

结语

很多人说老金能嫁,因为他有一份稳定的、旱涝保收的工作,有一套市中心三室一厅的房子,还有一些债权股票,还有居家必备的“体贴男”的特质,虽然结过婚又没有过小孩,现实中的罗子君找到他,那是捡到宝了!

可是一场生日宴,老金的缺点全都暴露出来了,他既瞧不起自己,又太瞧得起自己,思想层面上,聊不出什么深层次的东西,罗子君如果真的嫁给了老金,物质上或许能稳定一些,但精神上绝对是辛苦的。

再说罗子君的条件其实不算差,她虽然离异带娃,可是她的“前夫哥”是外企高管陈俊生,平儿的学习教育、就医自费部分,“前夫哥”陈俊生完全有经济能力负担,再看她离婚后,住着“前夫哥”按揭的小房子,虽然小,产权归她,所以罗子君也是拥有不动产的有房一族。

还有“前夫哥”陈俊生给到的赡养费也不算少,除了之前约定的,又追加了2000块/月,罗子君还得到了50万的置换补偿款。

再不然,罗子君还有很多名牌手袋,要是实在过不下去了,拿到中古店出售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,所以追求一个不用抚养继子、又自带资产的漂亮美少妇罗子君,老金怎么都不算亏。

大家觉得,以老金的这些性格缺点,是不是严重到,需要上升到,不能被选择做伴侣的程度呢?欢迎在评论区留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剖析影视作品,解读人性真相,我是不求人,不讨爱,人间清醒的“叶澜依free”,本人不是演员热依扎,特此声明。

标签: #生日

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,如侵联删!